2007-04-26

 

用了一个春天的时间,还是不忍心跟他们说再见。
曾经暧昧过的男孩和女孩,还有以为我失踪的人们,都远远的挂在射线的那一头。
风很大,站在铁轨的一端,听见回响。
天边有夕阳,还有工厂里巨大烟囱冒出的厚厚白烟。

电梯坏了,连着两天爬了十五楼上韩语课,每一个音都像狗屎。
有人向我的手机里发了短消息,却拼了命似的要我不要看。
好像一切都需要努力,也或者是我真不该这么念旧,
看那双新买的鞋,还是老样子。
当时我正趴在床上对着他们,重感冒的后遗症让我咳出了眼泪。
又是五月。令人讨厌的嘴脸。


Tag: 私语

共41页 第一页 上一页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下一页 最后一页

Archives